SECERT

【片段】无题,里瑟

      最近的事多得令人恼火,法院的传票一张接一张,孩子们还不停的闹腾,快要见底的存款和那些不受欢迎的.....
      阿瑟晃了晃床头那瓶安眠药,存货已经所剩无几了。他打开柜子,拿出一个盒子,然后取出那根他用来收藏的雪茄。
    深夜,街市的灯逐个熄灭,只余下在月光中能隐隐辨别的轮廓。阿瑟点燃那根雪茄,火光闪烁着,在夜风中挣扎。
    一件接一件的烦心事,已经让这位管理者疲惫不堪,他伏在栏杆上,发呆一般望着天空。
   为什么,为什么会这样?我要怎么做啊....
   薄荷味的烟灌进喉管,像麻醉药一寸一寸侵蚀他清明的大脑,他慢慢的享受着这珍贵的收藏品。
   房间没开灯,阳台也没开灯。里根差点以为阿瑟不在这里,但紧接着,他注意到了打开的阳台门。
   “阿瑟,阿瑟?”里根快步走过去,几乎是下意识的,他按住了阿瑟的肩膀,“你干什么?”
    也许是阿瑟削瘦的身材令人担忧,那么一瞬间,里根看到那片黑暗像一头野兽吞噬了他。
   当事人倒是不紧不慢地品尝手里的雪茄,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里根:
   “吹风。”
   “不像。”
    阿瑟不是那种会浪费时间的人,以往这个时候,他应该在看书。
    “手轻点。”肩膀的酸痛让阿瑟忍不住提醒里根。
   “噢..抱歉。”里根收回手,但他并不打算离开,没有原因的,他此刻并不想让阿瑟脱离他的视线,于是他站在阿瑟的旁边,不得不说,他神经紧绷,他在害怕。
    阿瑟似乎并不乐意有人打扰他:“你站这干什么?”
    “吹风。”
    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,或许是各有心事。乌云掩盖的天空像是被打翻的墨汁。
     真他妈压抑。
     不清楚过了多久,直到那火星越来越小。
     “啊..”大概是阿瑟大意了,那根雪茄从他手里滑落,翻转着没入黑暗里。
    里根条件反射似的拉住阿瑟的手。阿瑟不是白痴,他知道里根的意思,面对这片死寂的黑暗,他无声地叹了口气。
    “回去睡觉吧,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 “最近睡不好?那么我们做些有助于睡眠的事?”里根环住那个英国人的腰,伏在他耳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意识流,即兴...
差点又想截图,突然发现我又没写小黄文.....

不会画画…
这大概是阿瑟****的时候……

痛苦…有种匆匆结尾的感觉
有粮吃吗……


完全意识流,不检查不回看不思考,为了肉而肉。
还是去复习吧...